首页 > 行业新闻

汽车互联时代,关于安全的攻防战

2015/12/01

wod23.jpg

随着汽车与外接设备的连接越来越多,它面临着许多安全隐患,尽管目前行业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但从认识到制定出有效的方案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一、汽车互联隐患

远程代码篡改

为了优化车内电子系统编程,汽车制造商可以改编系统代码,而黑客也能办到,但两者的区别在于,黑客篡改代码是出于恶意。

智能交通系统本质上就是V2V、V2I的交流,黑客可以在信息交流过程中截取并修改数据,从而引起混乱。

在计算机中,一款恶意软件可以被卸载,实在不行可以重装系统。而对于一款汽车来说,被恶意软件入侵将引发突发性的交通事故——即便是音响系统的音量突然被远程调高都会吓到一个全神贯注开车的司机,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产品更代周期不同

车内电子元件的更代周期非常长,相比计算机的3年周期,前者几乎是它的3倍。这使得车内电子系统无法即使进行技术更新,存在的漏洞也无法及时修复。

而如果想对部分电子元件进行更换,则会引发新的问题。由于电子元件发展迅速,新的元件未必能与原本的电子系统进行良好的匹配和交互,对于后市场供应商来说又提出了挑战。

通过信息加密看似能够保证车辆连接过程中的安全性,但也存在“一把抓”的顾虑,简单来说,就是恶意数据与正常数据一样会被加密。

安全方案成本高

如果车内的电子系统都采用固定设计,那么更新升级过程将牵涉到巨大的工作量;若使用试探式保护方案,则需要更大的数据处理过程,编程本身造成的麻烦甚至不亚于处理软件入侵;虚拟专用网(VPN)可以提供良好的安全性,但是如果成千上万的汽车用户都使用它的话,成本将非常昂贵。

因此,随着车载电子系统、信息系统与外界的关联日益紧密,信息安全方案急需进行优化。

wod24.jpg

二、入侵汽车实例

黑客入侵普锐斯和翼虎

去年,Twitter公司软件安全工程师查理·米勒(CharlieMiller)和IOActive安全公司智能安全总监克里斯·瓦拉赛克(ChrisValasek)表示,在获得美国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对经由网络入侵攻击汽车进行了数月的研究;未来将发布长达100页的白皮书,其中详细阐述攻击丰田普锐斯和福特翼虎关键系统的方法。

两位专家表示,已经可以实现迫使普锐斯在80英里/时(128千米/时)的条件下猛刹车、使得汽车猛打方向盘、让发动机加速;也能使得翼虎在超低速行驶时刹车失效,无论司机如何猛踩刹车,车辆都将继续前进。

米勒和瓦拉赛克表示自己扮演了“白帽黑客”(WhiteHats)的角色,即赶在犯罪分子前面发现软件漏洞,以免漏洞被犯罪分子利用的黑客。米勒调侃道:“与其相信福特和丰田的眼光,我倒宁可相信100名安全研究人士的眼力。”

破解六位密码可轻松解锁特斯拉

3月28日,在新加坡举行的黑帽安全会议上,网络安全顾问NiteshDhanjani宣称,最近针对特斯拉ModelS豪华跑车进行研究,发现该车安全系统存在数处设计缺陷,不过车辆主要系统并未找到隐藏的软件漏洞。

车主在下单购买特斯拉公司电动车产品时,需要设立一个账户,密码为6位数。该密码用于解锁智能手机app功能,进入车主在线特斯拉账户。该免费app功能能够定位车辆并远程解锁,以及控制和监控其他功能。

Dhanjani解释称,特斯拉ModelS的账户密码安全度较低,类似盗窃电脑账户密码或在线账户密码的几种黑客手段,都可能让密码的安全保护变得格外脆弱。6位密码变化不多,黑客可能通过特斯拉网站猜出密码,并能够定位车辆,并盗窃相关隐私。